助助乐比特币行情站,比特币知识科普

区块链证据如何运用-区块链证据如何运用知识

目录:

区块链版权保护是怎么做的

司法区块链证据是什么

法院的区块链技术

武汉社会面现18例

区块链应用司法工作

区块链存证应用指南

区块链的去中心化

区块链版权保护是怎么做的

区块链版权保护是怎么做的

1、耐飞兔也是用区块链进行确权存证的,非常方便快捷,就像点外卖一样。相同的,对作品进行确权存证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比如说盗用作品,作品侵权等等。您有这个版权意识是非常难得的。

2、传统的版权登记方式,往往耗时又费力。网络时代的数字作品具有产量高、传播快的特点,经过登记再发布,手续多审核时间长,甚至需要作者本人亲自奔赴多个线下地点进行版权登记,早已丧失了内容的时效性。而且每次版权登记动辄费用上千,这就造成了大部分原创嫌麻烦不进行版权登记和保护,导致原创作品被侵权及盗用的事件频发。

3、如果被侵权,在实际维权过程中,原创作者往往面临两难处境:内容分发平台的维权渠道手续复杂且效率低,通过法律渠道进行诉讼的成本更高。导致大多数原创作者维权无门,只能选择沉默,任由权利被侵犯。

司法区块链证据是什么

司法区块链证据是什么

1、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2020年修订)》第一百零四条[5] ,被采信认定作为案件事实根据的证据需满足真实性、合法性以及与待证事实的关联性的要求。考虑到区块链技术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为存证数据提供了防篡改、防伪能力,但其仍存在一些理论上无法攻克的难题,例如因网络延迟导致的不完美网络,51%攻击,抑或是交易所账号和钱包失窃等 [6]。因此,对于区块链证据的司法认定,应当紧密契合《民事诉讼法》及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既不能因其属于新型复杂技术手段而提高证据认定标准,也不能因该技术具有难以篡改、删除的特点放弃设定必要的标准。2018年生效的《互联网法院规定》重点提及了区块链证据的真实性问题,且最高人民法院于2021年1月21日发布了《关于人民法院在线办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在线办案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其中第十四条至第十七条[7] 分别针对区块链证据效力、区块链证据审核规则、上链前数据真实性审查以及区块链证据补强认定等方面对区块链证据的司法认定提出了标准。地方规定层面,2018年6月生效的《杭州互联网法院民事诉讼电子数据证据司法审查细则(试行)》第十二条[8] 则明确“为当事人提供电子数据存证服务的企业及机构提供的电子数据”,应当一并审查“第三方数据服务提供商”,“电子数据”来源及形成以及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的能力,来认定证据的效力。考虑到《在线办案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尚未正式颁布,针对区块链证据的采信与认定审查标准,除了地方法院的审查细则,尚未在法律、法规或司法解释层面有明确的规定。这里需要明确的是对于《互联网法院规定》的适用范围问题。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在上海轻享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与宋成喜买卖合同纠纷案【(2020)沪0107民初3976号】的一审判决书中参考适用《互联网法院规定》,采信了原告提交的区块链证据,并认为,虽然《互联网法院规定》是就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所作的专门规定,

2、但“该条款作为对通过哈希值校验以及区块链等技术存证固证的证据真实性的确认方法,应当作为人民法院判定区块链电子数据证据的共识性标准。非互联网法院如果遇到区块链存证的电子数据,完全可以将前述司法解释条款作为证据真实性审查的参考法律依据。”

3、据此,笔者认为,《互联网法院规定》规定的关于区块链证据的裁判规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共识性标准”,司法实践中,具有较大的可能性被其他非互联网法院在审理有关案件中参考适用。

法院的区块链技术

法院的区块链技术

1、区块链(block chain)是一种基于互联网的全新的分布式基础架构与计算范式,利用有序的链式数据结构存储数据,利用共识算法更新数据,利用密码学技术保障数据安全。它的第一个应用领域是比特币。区块链技术所促生的分布式可验证数据库和智能合同便具有这种改变技术与法律边界、形成新的治理模式的潜质。但技术解决方案在提升效率和确定性的同时也可能威胁到法律的非效率价值,比如平等和公正。如比特币,这种不经过任何银行和其他中介机构的跨境自由流转的货币会给监管带来很多问题,给洗钱、贩毒、暗网交易创造更大的空间,损害主权国家以征税为主要手段的财政汲取能力。

2、2019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区块链技术发展现状和趋势进行第十八次集体学习。集体学习强调,区块链技术的集成应用在新的技术革新月变革中起着重要作用。区块链已成为法治的新课题新思路。

3、2019年11月16日,司法部在江苏省南京市举办“区块链+法治”论坛。司法部部长傅政华出席论坛并讲话。论坛强调,举办“区块链+法治”论坛,司法部和全系统贯要紧密结合提升人民群众满意度,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提升司法公信力推进“区块链+法治”。司法部和全系统要抢抓机遇,积极推进区块链技术与法治建设全面融合;要按照司法部“一个统筹、四大职能”工作布局加强顶层设计,形成总体规划和标准体系;要加强学习研究,努力提升区块链技术管理应用能力;要把“区块链+法治”作为“数字法治、智慧司法”建设新内容,立足现有基础,结合各地实际,借鉴先进经验,统筹推进、重点突破,不断提升人民群众在法治建设领域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有力法治保障。

4、比特币是区块链的第一个成熟的、大规模的应用。但是,在中国金融监管机构发布的部门规范中,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其内涵或外延并无明文规定或者解释说明,立法上存在漏洞与空白。此外,当前国内理论上并无合法存在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缺乏合理的价格参照。

武汉社会面现18例

1、《法学研究》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法学研究所主办的法律学术双月刊。本刊坚持学术性、理论性的办刊宗旨,着重于探讨中国法治建设进程中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致力于反映我国法学研究的最新成果和最高学术水平。本刊曾获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期刊、全国百强社科期刊、中国政府出版奖提名奖、法学类顶级期刊等荣誉称号。

2、区块链证据泛指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一切证明材料,可以具体化为区块链生成、存储与核验之证据。得益于高新技术的加持,区块链证据在厘清涉众复杂案件事实、运用海量异构证据办案与提升智慧司法探索水平等方面独具价值。法律及规范对该新生事物应采取理性态度,遵循同等性对待与差别性归位的原则,并聚焦于真实性问题进行规则适配。缘于哈希校验、时间锁定与节点印证等技术特点,区块链证据在真实性方面得到极大增强,呈现出入链后数据真实性有保障、入链前数据真实性可优化两大定律。我国应以此两定律为技术基础,以既有电子证据真实性规则为制度基础,检讨2021年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在线诉讼规则》新设条文的不足,挖掘域外探索中可资借鉴的经验,从而构建对区块链证据真实性予以推定、司法认知的规则。

3、区块链技术发展至今,经历了数字货币、智能合约、全面应用的三阶段迭变。如今,区块链记录用作证据也已成为司法实践的客观现实。例如,截至2021年8月,北京互联网法院的“天平链”平台已完成版权、互联网金融等9类25个应用节点数据对接,上链数据超过7500万条,跨链存证数据达到数亿条,在线证据验证数大约25000次;杭州、广州互联网法院亦依赖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电子证据平台进行海量数据累积;最高人民法院同其他各级法院、多元纠纷调解平台等,搭建了“人民法院司法区块链统一平台”。法院系统正在将区块链用于存证的工作,打造为“网上案件网上审理”的一张名片。又如,我国一些权力机关、企事业单位、行业组织在政务服务、公益诉讼、版权保护、中介服务等领域推行区块链系统建设,产生了规模可观的证明材料。刑事诉讼中,比特币、以太币、泰达币等形形色色的数字货币或其数据被用于定罪量刑。民事、行政诉讼中,智能合约等文本被用于司法办案。据调研了解,2020年,我国几乎所有省份都有了区块链服务平台,北京、上海均已超过18万家,其中不乏产出用于司法证明的此类材料。

4、区块链记录用作证据的问题,引发了我国法律界的广泛关注。现有研究涉及区块链记录用作证据的具体场景、实践运用及制度配套等,且出现了明显的观念对立。有论者认为,在未来“所有涉及记录和验证的领域,包括司法过程中的证据保存、提交和验证,都可以借助区块链技术来完成”;“区块链证据的法治意义绝不仅限于‘新兴电子证据’这一简单定位,而是对现行证据法体系的一次全面革新”。也有论者认为,就当前司法实践的适用情况看,区块链存证技术的适用率并不理想。

区块链应用司法工作

1、□区块链智能合同的整合可以改变司法机关的合作行为和信息互动模式,通过自动化和智能化的整体协作完成数据共享,不仅可以减少人为因素带来的不确定性、随机性和复杂性,还可以提高司法合作的效率和快速响应能力。

2、区块链的本质是集分布式网络、加密技术、智能合约等技术于一体的新数据库软件。通过透明的数据、不易篡改和可追溯性,有望解决网络空间的信任和安全问题。从技术特点来看,区块链不仅是一项技术创新,其广泛应用也意味着治理的变化。预计将发展成为实现价值互联的新型信息基础设施,重建社会信任模式,引发行业变革,产生新的商业形式。司法领域正在不断验证这种预测。2021年5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并于8月1日实施《人民法院网上诉讼规则》,首次规定了区块链存证的效力范围,明确了区块链存储数据上链后未篡改的效力。同时,确立了区块链存储数据上链和上链前的真实性审核规则。可以说,区块链证据及其规则已初步形成。案件的适用范围不限于民事、行政诉讼案件,还包括刑事快速裁决程序案件、减刑、假释案件、因其他特殊原因不适合线下审理的刑事案件。这不仅意味着区块链技术与诉讼规则的融合,也开辟了区块链司法模式的发展道路。

3、事实上,区块链技术正在不断融入和赋能司法领域。自2017年以来,我国司法实践部门在区块链存款链、区块链识别链、区块链公证链、区块链仲裁链、增强诉前调解协议约束力和执行力的司法链智能合同等多个领域进行了探索,地方司法厅围绕法治领域和司法行政工作布局探索区块链法律服务链。除法院和司法行政机关的推动外,企业和研究机构也在探索应用场景。例如,中国商业联合会于2021年发布了《区块链电子合同流程规范》。值得注意的是,区块链技术也悄然进入了杭州检察机关推出的非羁码等刑事司法领域App,为解决取保候审、居住监控等非羁押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监管不力的问题,区块链技术应用于非羁押人员的数字监控,实时加密和上链认证数据,实现数据访问和操作日志的可追溯性和防篡改,区块链监管链已经形成。

4、在理论上,以区块链为基础技术的司法模式可以称为区块链司法和链上司法。这是一种全新的司法模式。线下司法和线上司法相对应。根据案件类型,可分为区块链民事、行政、刑事司法三种模式,具体场景和功能可分为区块链司法认证模式、区块链司法合作模式和区块链司法监督模式。区块链司法不仅涉及诉讼程序和证据制度,还涉及区块链的技术标准,是典型的法律 技术的融合物。目前,区块链司法模式已经开始萌芽,无论是司法解释还是实践探索。区块链技术融入刑事司法领域是否有必要和可行?也就是说,区块链刑事司法的前景如何。

区块链存证应用指南

1、区块链技术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以及可信度高等特点,在民商事领域,特别是在知识产权领域被广泛应用,区块链正是通过时间戳保证每个区块依次顺序相连,时间戳使区块链上每一笔数据都具有时间

2、但是,即便如此,在司法审判中,往往当事人对电子存证的抗辩仍是普遍存的,那么,现阶段对于区块链、时间戳等具有代表性的存证方式,主要的抗辩理由都有哪些?此类电子证据的证据能力是否都经得起推敲呢?

3、时间戳的存证过程,可分为数据的生成、储存、传递、认证及验证阶段,由于时间戳存证方式本身已经被《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所认可,由此,当事人对于此种存证形式的真实性很少再质疑,抗辩理由多围绕存证内容的真实性而展开,包括待保全数据是否被真实、完整地固定并上传至存证平台,或是,认为时间戳的认证过程虽完整,亦未被篡改,但质疑被固定下来的内容本身的真实性等。

4、例如,在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与无锡市利贝乐贸易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中,原告华盖公司申请时间戳认证,被告则对时间戳存证技术提出了抗辩,称原告使用时间戳固定被告的侵权网页,在原告清洁完所用设备以及网络环境后,在浏览器中输入被诉侵权网址前的环节之间,可由操作人员通过即时共享的方式,将预存在其他电脑上的页面共享给认证用电脑,而该页面是一个提前做好的使用了涉案图片的静态虚假网页,从而导致在时间戳认证过程中呈现出来的网页虽然看似被诉侵权网页,但该页面并非真实网页。

区块链的去中心化

1、司法实践中,区块链技术和可信时间戳技术(文件属性里的创建、修改、访问时间。其作用在于为用户提供一份电子证据,以证明用户的某些数据的产生时间)的广泛应用,有利于实现我国科学立法、准确司法、严格执法及全民守法的法治目标。2021年6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人民法院在线诉讼规则》,其中第16条至第18条以单独列举的方式对“区块链技术”予以规定,第14条至第20条围绕与区块链息息相关的电子数据、异步审理等规则作出规定。但从技术基础看,其并非一种真正意义的“区块链证据”,而是其底层技术可信时间戳在数字时代的法定化验证模式,全方位的司法区块链技术尚处于理论和制度的建构中。笔者认为,通过对理论与司法实践中关于区块链技术以及时间戳技术相关理论和技术措施的认真梳理,可更好地把握和推广可信时间戳技术的适用。

2、时间戳技术构筑了区块链证据“不可篡改”的底层技术。可信时间戳是由联合信任时间戳服务中心根据国际时间戳标准《RFC3161》签发的,能证明数据电文(各种电子文件和电子数据)在一个时间点是已经存在的、完整的、可验证的并具备法律效力的电子凭证,其核心服务技术是通过将用户电子数据的Hash值和权威时间源绑定提供司法待证事实信息和客观存证功能。可信时间戳技术早在2008年深圳的“利龙湖”案就被法院以“电子数据”证据形式加以采信,而区块链Merkle树结构下的分布式交互验证,则需要从案件事实形成阶段入手贯穿案件实体与诉讼程序的一并研究,才能更好发挥司法区块链多方节点交互验证所形成的强大的技术证明功能。

3、目前关于区块链证据的应用停留在“单一记账”时间戳的初级技术层面,这种对案件事实的记录功能只发挥了时间戳的功能,仅仅是对案件事实进行简单地固定,并未完整建立起案件与案件之间的信息关联网络。《人民法院在线诉讼规则》第16条规定,提出了证据要求——“上链前真实”。实际上,“上链前真实”这一概念涉及区块链证据是否为独立的证据门类问题。若承认区块链为电子数据的一类,则“上链前真实”指出了区块链在电子数据存证中所发挥的作用。在笔者看来,区块链一类的电子数据,需要与传统电子数据相区分,无需与传统物理空间的证据相区分,进而形成物理空间与虚拟空间的双重空间,适用不同的证明逻辑和理念。具体而言,可分为追求安全记录的记录型电子数据与追求数据流通效率的交换型电子数据,并建构技术证明逻辑框架下的“状态证明”(传统证明思路)与“存续证明”(数字空间逻辑)的证明理论。

4、区块链可信数字取证的发展目标是要真正实现分布式结构下的“复式记账”。与目前“单一记账”的时间戳不同,“复式记账”实现了互联网案件从“个案审结”到“集束追踪”的跨越,建立起同类案件乃至更具外延的案件整体信息的关联与共享。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助助乐 » 区块链证据如何运用-区块链证据如何运用知识
分享到: 更多 (0)

比特币实时行情-比特币最新价格-btc今日走势-助助乐

助助乐助助乐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bitcoin
Bitcoin (BTC) $ 23,161.21
ethereum
Ethereum (ETH) $ 1,669.26
tether
Tether (USDT) $ 1.00
bnb
BNB (BNB) $ 330.87
binance-usd
Binance USD (BUSD) $ 0.999954
xrp
XRP (XRP) $ 0.400883
dogecoin
Dogecoin (DOGE) $ 0.091521
shiba-inu
Shiba Inu (SHIB) $ 0.000014
litecoin
Litecoin (LTC) $ 101.19
solana
Solana (SOL) $ 23.59
tron
TRON (TRX) $ 0.065767